6ccc.cc世外桃园藏宝图

【中国梦・践行者】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:“焊

更新时间:2019-03-09

  从“焊接之花”到全国人大代表,白映玉变的是多元的身份,不变的是为国奉献的初心。她说,本人将加倍努力、勤奋工作,乘着新时代的春风,连续劈波斩浪、扬帆远航。

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

全国人大代表白映玉

  文/广报全媒体记者贾政、杨洋、何瑞琪、郑金城、蔡冬庆

  诚然是教训丰富的老焊工操刀,然而一次完成焊接的胜利率仍然很低。返修岂但进步了时间成本和人工本钱,也影响了生产周期。最长一次曾经影响了整整2个月工期。

  28年来,白映玉的工作环境与高温、火花和轰鸣相伴,她从一个个别的电焊工,成长为中国核电焊接范畴最精良的工匠之一,被业内称为“焊接之花”。她说成功没有其它秘诀,就是“肯付出、肯努力、肯保持”。

  变更二:成破劳模工作室,修练技术到提升工艺

  高温的车间不分四季,手工焊的焊接温度经常在200摄氏度以上,这是白映玉此前职业生涯里从未遇到过的。这名有着超强毅力的“女汉子”硬是咬牙坚持下来。在最初的2年,她的生活只有车间跟家里“两点一线,甚至不去过广州市区转转,也不逛过一次商场。

  “现在,我将绝大部分的精力投身于我的劳模创新工作室,”白映玉告诉记者,“通过劳模翻新工作室管理运作为公司攻克新工艺新技术难关、提升产品重难点焊接质量、解决生产中的技术困难。”

  当时,公司的核电设备制造还处于起步阶段,工人对核电焊也很陌生,没有经验可以借鉴。作为厂里唯一一个高级技工,白映玉挑起产品焊接、焊接质量问题处理、引导年轻焊工的重任。

  1991年从四川锅炉厂技校焊接专业后,白映玉始终在生产一线从事焊接工作。回想起2008年那次南下广州的决定,她说如果当时没有这个转折,就没有这段“最美好和特别的一段人生经历”。

  2018年,白映玉主动提出,把重心放在培养技术工人上,从生产制造岗位调到了工艺研发室工作,在一线生产的同时,培养年轻焊工,提高年轻工人的技巧水平。“说瞎话,我的工作增加了,除了日常焊接工作还要培训新焊工和在场焊工。”在练习车间,白映玉手把手矫正了新焊工的焊接位置,“渴望他们能尽早学成,留在厂里成长为熟练的技师。”

  早在2015年,白映玉劳模翻新工作室成破。到今天,工作室从多少名一线骨干技巧人才组成的队伍,发展成为包括高等工程师、高级技师、技术人才在内的27人团队。工作室课题内容由只针对出产设计过程中出现的技术攻关,逐渐承当起促进公司深远发展的技巧课题研发任务。

  从锅炉焊工,演化为国际“悍”匠

  这期间,她岂但失掉了五一劳动奖章、全国劳动模范的名称,从去年起,她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: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大洋网讯 “核电设备生产,容不得误差,咱们焊出的每一条焊缝都不能有一点瑕疵……”在全国人大代表,东方电气(广州)重型机器公司电焊工白映玉眼里,核保险容不得一点大意,正是每一位像白映玉这样的一线核电生产者,承载了中国核电事业的腾飞。

  经由尽力,公司6台蒸汽机经过焊接,在探伤检测时均一次通过。细心的白映玉把每个步骤的操作进程和细节要点固定下来,形成标准,做成一个“魔鬼焊接”指南。从此,无论哪名焊工,只有严格按照这个“指南”操作,就能实现一次过关,合格率100%,工期也由10天缩短到7天。魔鬼焊接,终于被成功攻克了。

  在白映玉的带领下,工作室完成了多项核电装备制造焊接难题的攻关,2018年,工作室更是攻克了“华龙一号”福清电站5号机组稳压器电加热器套管焊接艰苦,这是全体稳压器制造难点中的硬骨头,也是焊接技术里的普遍性难题。

  变革一:焊工到师傅,为年轻焊工传道授业

  有了从前一年的履职教训,今年白映玉的视线更加广阔,目光更为长远。在此前与省市人大代表的交流中,白映玉开始关注到了更多民生范围。

  当初,这种恶劣工况下一次性及格的焊接技术已成为班组的核心技术,该工序也没再浮现过一次焊接质量问题,为公司节省了大量的品质维护成本,晋升了产品制作效益。通过自己的勤恳和研讨,白映玉已经在广州这一块尊重技强人才、富有工匠文化的土地上扎根。

  在去年参加全国两会后,白映玉就始终思考,自己在电焊技能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更重要的是如何将自己所学的常识和技能,传授给年轻人,让他们也尽快成才。

  她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,厂里的核电焊接品德有了保障,自己带出来的年青焊工也可能独当一面。白映玉还先后考取了RCC-M等20余个核电焊工资质,并获得了国际焊接技师证书,成为一名国际认证的全能“悍”匠。

  “我今年的另一个倡导是对‘整治骚扰电话’,在我的调研过程中,发现不少民众都接到过房地产骚扰电话,我自己也接到过不少这样的电话,还有诈骗的。其余专家友人跟总工会的也为我供应了必要的资料案例。”白映玉说。

  2018年,白映玉在日常生产工作之外,又多了一个一项主要的工作――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她要把民生民心民情带到全国两会。

  今年全国两会召开前,记者来到白映玉工作的车间,现场懂得到“魔鬼焊接”的高难度。焊工需要先通过一个直径不到2米的孔径,再钻到狭小钢构件内部进行功课,连身高1.65米的白映玉都无奈站直身体。焊接时,钢构造外部有十几个喷火焚烧装置,对钢结构进行加热,作业环境温度高达40度。

  履职一年,不变的是她对工作的二心专一谨慎。而改变的,又是什么呢?

  开发中心技术攻克“魔鬼焊接”

  变化三:从技师到人大代表,为“广州工匠”发声

  2014年,白映玉接到一项重担,实现蒸汽发生器一侧水室封头环缝内壁不锈钢与镍基的堆焊。这道工序被行业内称为“魔鬼焊接”。

  “我以前只有关怀焊接工作就能够了,当初我会自动关注社会的各方面。”在一年的履职过程中,白映玉每一次都踊跃加入调研活动,缺席各级人大代表运动,同时作为一线工人,她还有跟多的机会深入厂区一线,跟工友们交谈,理解大家最关心的是什么,以及在生活中的碰到的问题。跟去年一样,白映玉今年继续关注产业工人和技能人才,为广州工匠发声。

  白映玉承担起了攻坚的重任。在动工前,她对工位、焊机、焊接参数和操作流程都制定了清楚详细的措施盘算,即使工作环境再恶劣,所有焊工依然按规定实现每一个细节工作。“脚下温度得有200多度,个别的胶底鞋踩上去就化了。一个焊工在里面待十多少分钟就要出来,里面穿的T恤当场拧一把,都是水,”白映玉说。

  2008年,带着一份简历、只带了一套换洗衣裳,白映玉独自一人从成都来到了广州。“广州空气好、干净、交通便利,我非常喜好,”她对广州的第一印象很好,然而随之而来的是从业以来最大的压力:“之前我从事锅炉容器的生产制造,与核电装备的恳求与尺度完全不同。新产品、新材料、新工艺都是之前没有接触过的。可以说是所有从零开端。”